热门搜索: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黄海军演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曝光台 >> 内容

挪用公款还是工程拨款? 62套别墅归属深陷14年迷局

时间:2019-8-8 18:42:43 点击:

14年前,时任秦皇岛旧城改造指挥部办公室主任的吴克春,被指利用职权划拨1100万元公款,帮助秦皇岛黄金房地产公司购买62套别墅,因此获刑6年。判决后,吴克春坚持申诉,称1100万是正常拨付的工程款,自己没有挪用公款。

被改变的不止是吴克春的命运,黄金公司也坚持申诉十余年,公司负责人认为:“62栋别墅是公司通过合法途径取得,法院对别墅追缴的判决认定有误。”

2018年12月,河北高院认定“吴克春挪用公款部分事实不清、判决追缴违法所得范围不当”,指令唐山市中级法院对该案进行再审。唐山中院开庭后,将该案再次发回到原审法院秦皇岛海港区法院。

该案发回重审7个月后,海港法院仍未开庭。7月5日,海港法院相关工作人员接受北京时间记者采访时表示,待有确切消息后再作答复。此后,记者又多次致电海港法院询问进展,电话始终无人接听。

河北高院作出的再审决定书

旧城改造负责人吴克春获刑14年

现年74岁的吴克春,在获刑前曾主要负责秦皇岛市的旧城改造与城市规划建设等工作。

资料显示,1997年11月到2001年4月,吴克春担任秦皇岛市建设综合开发办公室主任,1998年5月,出任秦皇岛市旧城改造总指挥部办公室主任,2000年到2002年期间,担任秦皇岛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等职务。

2004年,吴克春被检方指控涉嫌滥用职权、挪用公款和受贿等罪名。

据检方指控,1999年12月到2002年11月间,吴克春在秦皇岛市港城大街东西道路延伸工程、南戴河绿地项目、秦皇岛市人民广场土方清运工程中,不正确履行自己的职责,滥用职权;在任北方鑫甲公司董事长期间,违反国家规定,私分国有资产1426050元,同时利用职务之便擅自决定将国有资金1100万元借给私营企业使用,还接受好处费23000美元及10888元的鱼缸等物品。

检方还出示了一份《司法会计鉴定书》,对挪用1100万元公款的情况进行了技术鉴定,司法鉴定得出结论为:2000年6月至11月,吴克春所在的旧城改造指挥部,分14笔支付方圆地产安居工程款3850万元,实际应付25186025元,差额13313975元为多拨付的工程款。

2000年11月2日,旧城改造指挥部分3笔付方圆地产1100万元安居工程款,并于次日从方圆地产转入黄金房地产账户。随后,黄金房地产公司房地产公司负责人用这1100万元购买了62栋海洋花园别墅。这成为吴克春构成挪用公款罪的主要证据。

2005年1月,秦皇岛海港法院一审,以滥用职权罪判处吴克春有期徒刑2年、以挪用公款罪判处其有期徒刑6年,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,数罪并罚后执行有期徒刑14年。

其中,法院判决追缴吴克春挪用公款所购买的海洋花园别墅62栋。

黄金公司购买的62套海滨别墅被查封、执行

申诉12年:“正常拨付1100万未挪用公款”

一审宣判后,吴克春不服提出上诉。2005年3月,秦皇岛中级法院终审裁定,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随后,吴克春开始了12年的申诉。

吴克春的申诉请求,仅仅针对挪用公款罪一项。“1100万是正常的工程拨款,我本人并不存在挪用的情况。”吴克春说。

吴克春称,其担任旧城改造指挥部办公室主任期间,于2000年7月与方圆公司签订了合同,约定方圆公司对378套安居房进行开发,在落实过程中,指挥部是按照进度拨付款项,截至2000年11月,正好拨付工程款1100万元,当时尚欠工程款6万元,根据双方合同,旧城改造指挥部总计拨付了工程款3856万元。

但是9个月后即2001年8月,情况发生变化,旧城改造指挥部需要的安置房由原来的378套调整为216套,剩余的162套交由方圆公司处置。

162套房款总金额为13313975万元,是方圆公司应该支付给旧城改造指挥部的款项,这笔款项与此前旧城拨付的1100万元工程款没有关联,也不存在多拨付工程款的问题。

“旧城改造指挥部向方圆公司支付款项是基于双方签订的合同,并按进度分批次拨付建设资金,即使我有工程款的拨付审批权,在欠付工程款的前提下不可能产生‘挪用’行为。”吴克春称。

至于黄金房地产公司与方圆公司1100万元的金额来往,吴克春称这属于两家公司的民间借贷,他自己从未在此中进行过挪用。

62套别墅产权深陷14年迷局

除了吴克春本人,别墅的产权方——秦皇岛黄金房地产公司也在因吴克春的判决持续进行申诉。该公司负责人表示,秦皇岛中院判决对吴克春挪用公款购买的62栋别墅进行追缴,案件执行期间,该公司向河北省高院提出了申诉,但法院不予受理。目前,62套别墅的产权被法院过户给吴克春曾经所在的单位,秦皇岛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。

“62栋别墅是公司从河北高院通过司法拍卖得到的,是通过合法途径取得,法院对别墅追缴的判决认定有误。”该负责人表示,1100万元是黄金公司和方圆公司的正常借款,双方签订了《借款协议》,对借款期限、利息标准、抵押物以及逾期不还等责任进行了约定,与旧城指挥部和吴克春无关。

“这一别墅群离海滨沙滩很近,位于秦皇岛的黄金地段,附近的房子十几年来价格翻了几番。”黄金公司负责人说,在购得62栋别墅后,公司又投入4000余万进行了改造和装修。按照当时的市场价,这些别墅至少可以卖出1.5亿元。不料别墅群受吴克春案“牵连”,黄金公司也因此资金链断裂,几千万银行贷款变成不良资产,举步维艰。

“现在公司还在苦苦支撑,没有注销,但是员工全部都离职了。”黄金公司负责人说,公司因此错过了房地产高速发展的黄金时期。

黄金房地产公司的代理人谌江涛表示,《司法会计鉴定书》将旧城改造指挥部应该支付给方圆公司的工程款,和方圆公司之后应该付给旧城改造指挥部的房款混为一谈,从而错误的得出了吴克春超付了工程款的结论,但是如果按照支付工程款这个时间节点来看,工程款并没有超付。因此,吴克春并不存在挪用公款的行为。且无论是吴克春是否存在挪用公款行为,黄金房地产公司与方圆公司的借款都是正常的经济往来。

2017年7月,河北省高院对吴克春案件出具再审决定书。河北省高院认为,原审裁判“认定吴克春挪用公款部分事实不清、判决追缴违法所得范围不当”,指令唐山市中级法院对该案进行再审。

2018年12月,唐山市中级法院裁定认为,原审判决认定吴克春挪用公款罪部分“事实不清,《秦皇岛检察院司法会计鉴定书》存在问题,判处追缴违法所得范围不当”,唐山中院裁定撤销秦皇岛中院和海港法院的两审判决裁定,将案件发回秦皇岛海港法院重新审判。

2018年12月,唐山中院将此案发回海港法院重审

15年后:案件发回原审法院再度一审

2004年,秦皇岛海港区法院一审吴克春案件,2017年,案件经河北高院发回到唐山中院,2018年12月25日,唐山中院再次发回到海港区法院。时隔15年,海港区法院将对同一案件再次一审开庭。

对于该诉讼程序,谌江涛指出,河北高院的指令唐山中院对案件进行再审,目的就是认为原审法院应该回避此案,为了让案件公开、公平地得到审理。唐山中院应对本案进行实质审理,如果发现本案事实不清,应查明本案事实,直接对本案进行改判,不应将本案再次发回秦皇岛海港法院进行重新审理。目前,如果秦皇岛海港法院再度一审该案,那么黄金房地产公司作为案件的利害关系人,申请参与此次案件的诉讼。谌江涛还表示,针对于黄金公司遭受的损失,之后考虑提起国家赔偿诉讼。

7月5日,记者联系海港区法院,询问案件发回重审七个月的相关进展,以及黄金房地产公司是否能参与案件的诉讼,法院宣传部门表示相关进展后进行答复。7月19日至7月24日,记者多次致电法院宣传部门,对方电话始终无人接听。

对此,中国政法大学行政诉讼法专家洪道德表示,发现案件事实不清,证据不足的,被指令再审法院应该就此改判,而不是再次发回重审。从程序上看,河北高院指令唐山中院审理案件是依据刑诉法审判监督程序的规定,也是为了规避原审二审的秦皇岛中院,唐山中院将案件发回海港法院,依据的是普通的诉讼程序的规定,但是,案件在海港法院一审后,如果上诉,到底由秦皇岛中院负责,还是由唐山中院负责,则将是一个非常少见的程序法律问题。

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卫东也赞同洪道德的观点。“在法律实践中,类似再审法院的做法,这么多年来我都没有听说过。”陈卫东表示,河北高院之所以指令唐山中院再审,就是为了避嫌,或担心秦皇岛的法院不能公正审理。唐山中院又将案件发回海港法院,可能会导致当事人的申诉没有意义。

“我个人认为,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唐山中院直接审理依法改判。或者发回到它所辖的一审法院审理,不服判决可上诉到唐山中院,这样比较顺理成章。”陈卫东建议吴克春向河北高院进行反映。

“我几十年来一直在呼吁再审案件就一审终审,不要再撤销原审判决,再走一遍两审程序。”陈卫东说。

来源:http://fzgc.fzyshcn.com/news/1611263.html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法律声明 | 文章发布 | 在线留言 | 法律支援 | 人员认证 | 投诉建议 | 合作联盟 | 版权所有 | 本站wap手机访问
  • 唐山新闻网(www.whkyyz.com)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有害短信息举报 | 阳光·绿色网络工程 |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|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| 唐山通管局

  • 唐山新闻网 版 权 所 有 ,信息来自网路如有不实联系客服处理QQ:314127396 QQ:23129944
    粤ICP备14093650号-1
  • #